首页 > 反地界 > 11.开盖有奖、书桶

我的书架

11.开盖有奖、书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真的要开吗?”

  “别废话啦,开开开。”

  晚早中央广场上,玩滑板的人玩滑板。

  今天难得阳光强烈,烫秋光线犹如一只孔武有力的大手,将原本摆在宽阔地带的“开盖有奖”摊位,一巴掌拍到广场背光阴凉角落里。

  一个没扎马尾、背速写板的女孩,正拍着同样站在“开盖有奖”摊前自己身旁男生那双灵活有力的大手,示意他赶紧把手里拿的瓶子拧开。

  “有了吗,有了吗?”

  女孩伸长白皙的脖颈,朝男生手中正缓缓拧开的瓶盖左右张望。

  女孩看上去很是焦灼的期待,对此李凡并不感到惊讶,反而觉得有点痒。

  “白白,你的头发都落我手上挡住了,这样下去谁都看不到。”

  听到李凡这么说,旁筱白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把自己压迫向他的上半身收回来。

  结果就眼睁睁看着李凡三两下迅速拧开瓶子,将瓶盖紧紧握在手心里,只留下一个没了瓶盖的空瓶子举向她。

  “明明说好让我第一个看的,快拿出来,不然回家你就知道我厉害!”

  伸出相比而言小了大半的一只手掌,旁筱白毫不示弱盛气凌人,仿佛手到擒来般吃定他了。

  “是吗,昨晚在床上可不是这样的,你还向我求饶来着。”

  李凡得意洋洋的模样看上去实在有些欠揍。

  然后他就看到这番话的巨大杀伤力,大片粉色的绯红从旁筱白光滑颀长脖颈一直往上,涂抹她还有些婴儿肥带着小酒窝的脸,就连明亮双眼里,也羞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而旁筱白仍然倔强地朝自己伸着手,甚至还往前再够了够。

  知道不能逗得太狠,李凡赶紧将握在手里还没看过的瓶盖,恭恭敬敬放在她那光嫩洁白的手心上。

  “哼,算你识相,要不然……”旁筱白要不然了好一会,发现自己实在说不出什么有威慑力的话,最后只能补上一句,“要不然我就外出写生。”

  李凡闻言,脸白的都快赶上她的素颜了。

  “诶诶,不带这样的,我们昨晚不是说好了吗?”

  “那是你自己说的,我可还没答应呢。”

  这下轮到旁筱白得意洋洋了,开心写在脸上,收手回来观察上面的瓶盖。

  “哈哈,有了有了,仔呀仔!”

  旁筱白捏着瓶盖朝向李凡,兴奋得让这背光广场角落都明媚起来。

  一组五个矿泉水瓶,连开四空白,最后一个终于中奖了。

  李凡很容易就能清楚看到瓶盖里,有个歪歪扭扭刻上去的“仔”字,代表着一只公仔的奖品。

  由于刚才一番抢瓶盖,两人已经离得摊位有些距离,拿着瓶盖的旁筱白这才迈着只认李凡的步伐,找“开盖有奖”摊位兑奖去了。

  顿时李凡被她落在身后,看着旁筱白因为这点小小奖品高兴成这样,不觉有些好笑。随即意识到,这不就是自己今天特地请假带她一起出来玩的目的嘛。

  做人,最重要是开心!

  打着“开盖有奖”横幅的摊位,并非真的在摆卖什么东西,这点从一旁的海报就能看出,其实他们是在进行有奖类的公益活动。

  支起的摊位桌上,摆满了整排整排的五个一组空瓶子,游客只需要花五十元就能买下一组,拧开五个空瓶子上的瓶盖,凡是瓶盖内有记号的,就可以现场得到对应奖品。

  活动所得全部款项,将用于兑换积分购买能源块,分发给登记贫困学生家庭,以支持这些在读学生的夜间学习照明。

  当然能当场开盖有奖的只是少数,毕竟是公益性的活动,而且这个名为“灯塔”的公益组织估计也是经费有限。

  组织活动的志愿者们,除了摊位上负责销售空瓶的那两个各穿着一件印有灯塔图案的短袖,其余负责分发宣传单或兑奖的,都是穿自己的衣服。

  “恭喜你漂亮姐姐,这是奖品,感谢你对灯塔活动的支持。”守着摊位学生模样的小姑娘很会说话,懂事可爱。

  等李凡走到兑奖摊位边上,旁筱白手里已经抓有一只巴掌大小的帝企鹅公仔,朝他开心地挥着。

  “叔叔,您也是要参加灯塔活动吗?”

  “……”

  李凡决定收回刚才那句话,并且不和她计较。

  “已经参加过了,这不就是叔叔的女朋友拿到奖品了吗?”

  一句话说完的李凡伸手搂着旁筱白离开,那要多自然有多自然的熟练流畅动作,让摊位里的小姑娘惊讶到嘴都合不上了。

  “接下来去哪玩?”

  旁筱白将手里的企鹅公仔蹂躏了好一阵子,才恋恋不舍其美妙手感,暂时将它塞进李凡的背包里。

  “当然是去购书中心了。”

  李凡指着远处那座高高竖起建筑,即便隔着偌大的中央广场和纵横交错公园林区也清晰可见。

  那可是比北方图书馆还要图书馆的书店,不论是典藏书册数量还是场地面积大小,都要远远超过前者。

  “还以为你会带我逛百货城或者压马路呢。”

  面对旁筱白意味不明的话,李凡只回了一句:“那都是普通女生才会做的事,我家白白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

  “那我要买《反地界》,那是我最喜欢的小说,巨好看。”

  “好,买买买。”李凡满口答应着。

  他对《反地界》也有印象,的确是一本很棒的小说,而且作者“半完成的天空”还是书苑的签约新人写手,就是人长得有些平平无奇。

  走了大半个小时,也算是变相的压马路了。

  两人终于到达购书中心,在一楼各提一个小书桶后就暂时分道扬镳。旁筱白直奔四楼小说专场,而李凡的目标则是七楼老书区。

  替代购物车作用的书桶是木质材料制作,但拎在手里并不觉得有多重。

  兜兜转转,好不容易找到从六楼通向七楼的那条狭窄木梯,李凡低头一步一步轻踩,往上还没走到一半,眼角余光捕获到黑暗袭来,有人从木梯转角而下。

  购书中心七层是各类旧书和往期新闻报纸的集中堆放区,平时压根没多少人会上到这里来,这时候刚好碰到有人从上面下来,李凡倒想看看这位同道中人是何面目。

  结果他一抬头,发现自己根本看不到对方的脸。

  不止是脸,因为来人双手扛着一堆半人高的旧书,整个上半身都被挡在后面了:“麻烦借过。”

  “啊,不好意思。”

  李凡赶紧让到一旁,有些奇怪自己怎么净遇到看不见脸的人,随即发觉这声音好像在哪听过一般。

  来人说完抱着厚重书堆气势汹汹径直而下,连留给李凡后退让路的时间都没有。

  李凡只能保持原地不动,同时全身以一种奇怪姿势尽量缩小自己的占地面积。

  抱书男快来快去,艰难绕过李凡后一下楼就不见了身影。

  “真是一条好汉。”

  重新拾级而上,拎着的书桶随之摇晃,一阵异常重量感从手上传来。

  李凡低头,发现原本空无一物的木质书桶里,此刻竟然多出一册封面陈旧的日记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