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潜行 > 58、黑色真炁

我的书架

58、黑色真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贞琳:“口诀倒是不难,只是想要生效很难。”

  陆航:“快点告诉我吧,抓紧时间。”

  关贞琳:“道门中有很多的修炼口诀,但是学会一种以后就会先入为主,很难再学进其它的修炼口诀,除非你天资足够过人,我修炼的是青龙御魂诀,你确定要学它吗?”

  陆航:“确定,就它了,来吧。”

  关贞琳:“其实还有比较通用大众的,学起来更方便一些。”

  陆航:“不用,就它了,我觉得霜修就要修一样的,这样效果才会最好吧?”

  关贞琳:“确实有这么一说。”

  关贞琳不好意思地把视线暼向别处,两根手指戳了戳,提到霜修就有点小害羞。

  关贞琳:“那么仔细听好了,青龙御魂诀,一龙道生,二龙战于野,三龙随风行天下,四龙得水镇诸海,五龙齐驾平天下,六龙时乘以御天。”

  陆航低声地重复背诵起来:“一龙道生,二龙战于野……”

  两条龙在野外战斗?野,战?

  虽然陆航心里有点懵逼以及不理解,但那都不重要了。

  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小道士诵诀心静则灵,道法无为,只要自然而然地念诵,就可以与天地灵感交通,不必刻意,无为就是道!

  关贞琳:“一般弟子都需要苦修许久才能感知到真炁的存在,这期间还要辟谷,清心寡欲,去除体内五谷杂陈的气息干扰,我现在告诉你我自己的一个修炼窍门,那就是去想象宇宙的浩瀚以及自身的渺小,虽然我对你并不抱有希望,但还是会义无反顾向你倾尽我所有。”

  说着,关贞琳悠然抬手,向陆航的体内注入了一缕自己的功力,这一缕功力能够为他觉醒真炁起到一定的诱导与帮助?

  关贞琳本身功力都用来抵御体内的阴浊之气了,现在又要强行分离出一丝功力,可谓是雪上加霜,这让她的面色变得更难看了。

  “别说得这么浪漫,搞得我像要英勇就义一样,我不喜欢这种悲情的气氛,我要做是英雄救美,抱得美人归的圆满壮举啊!”

  陆航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他的膝盖弯不动,背也挺不直,两根兰花指倒是翘得很有灵性,他以一个极丑的姿势进行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打坐。

  关贞琳:“打坐也是要有一定的技巧和章法的,不然进入修炼的状态就会大打折扣……”

  关贞琳话还没说完,陆航的嘴里就已经开始念念有词了……

  一看陆航那糟糕透顶的坐姿,她的心就开始悬着不下,这真的是完全不入门啊……

  关贞琳:我真傻,我还在期待着什么呢?

  “一龙道生,二龙战于野……”

  一念到站于野,陆航就皱起了眉头。

  两条龙在野,战?

  画面都浮现出来了,根本静不下心来。

  关贞琳看着陆航眉头紧锁的样子,在心中默默叹息:看来他注定是失败了,抱歉,陆小弟,我不该把你牵连进来的……

  关贞琳解除了对体内阴浊之气的抵御,完全放任它,让它成为主导,不反抗,就那样迎接全新的自己,阴气在体内澎湃,新的力量在源源不断地涌出……

  她决定放弃自我,化身魔女与周明决一死战,自己会变成怎样她也不去考虑了,因为她不想连累陆航也一起死掉,她只希望他能够好好地活下去……所以,她要拼命!

  关贞琳身上的红晕在迅速消失,体表也不再发烫了,没有那种烈火焚身的感觉了,只是觉得平静,无量的阴气在体内沉淀。

  浩瀚如深邃大海,沉淀如安稳大地……

  阴气喷薄,蔓延到她的体外,像一片凝结的阴云,她接受了体内的阴浊之气,她裹挟着这股不一样的真炁,孕育出了可怕的杀机……

  周末也感知到了那股阴郁的气息,他摆出进攻的剑势,那是预备战斗的姿态,催动自身体内的真炁流转,双目紧紧盯着那扇房门……

  里面仿佛有阴森可怖的东西要冲出来……

  两人的战斗仿佛一触即发。

  突然之间,一团黑色的真炁凭空而起,它如江河奔流不息,它如波涛剧烈涌动,一瞬间就盖过了两人的气息,野蛮,霸道,仿佛在宣扬它才是这里真正的主宰!

  “这天底下还有黑色的真炁?而且这股真炁的庞大程度远超想象,我已经无法分清它的方位了,因为我已经被它包围了,难倒军团今天来客人了?此等强者,骇然可怖……”周明无比震撼地道,胸中不禁增添了几分敬畏。

  关贞琳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就是那么一个糟糕的坐姿,像极了一个老大爷盘腿坐在地上,毫无形象可言,更别提有没有美感了。

  连念个口诀都磕磕绊绊的,每次念到“战于野”还能就结巴了……

  完全不像一个在正经打坐的人,但就是这样的不入流,就是这样的随便,就是这样的蹩脚,但他却真的感知到了真炁的存在,并调动出了体内那浩瀚的真炁……黑色的真炁……

  从未听说过有这种颜色的真炁!

  每个人都会根据自己的情况,觉醒出带有个人色彩的真炁,比如修炼青龙御魂决的人,大多都会觉醒出青色真炁,修炼朱雀御魂诀的人,大多都会觉醒出红色真炁。

  在觉醒出个人色彩之前,初学者大多都是无色真炁,周明也是无色真炁,虽然他是无色真炁,但他的修为很高,明明他这种修为早该觉醒出个人色彩的,但他却一直保持着无色,虽然周明的无色真炁一直令关贞琳非常奇怪,但是毕竟无色真炁是可以理解的,然而陆航的真炁却是不可理喻的黑色。

  任何颜色都可以说得通,无色代表原初纯净,通过修炼之后无色真炁开始适应自身,境随心动,炁随人转,染上了自己的色彩,随后将其发扬光大,并诞生出热烈如朱雀之红色真炁,肃杀如白虎之白色真炁,静谧如玄武之墨色真炁,玄妙如青龙之青色真炁……

  但是黑色又如何说得通?黑色代表混沌、浑浊、苍茫、阴暗……它是所有颜色的混合体,紊乱交融,不堪混杂。

  真炁应该是纯粹的,应该是提炼出来的一种精华之炁,黑色就像没有经过任何的提炼,直接让所有颜色进行一场大杂烩,没有经过提炼的气,又怎能称之为真炁?

  但那股黑色真炁却那样傲然凛凛,真真实实地显现在关贞琳的眼前,磅礴澎湃,浩荡汹涌,它在无比张扬且肆意地打破着这个世界的常理,它是那样的不可思议,然而又是那样切实存在,令人匪夷所思……

  神奇!神奇!神奇!

  只是第一次打坐,便能感召出修炼强者才能有的庞大真炁,这个少年体内究竟蕴含了多少能量!陆小弟简直惊为天人!

  “说不定我真的可以和他霜修……”关贞琳静静地看着陆航,眼神中又燃起了希冀。

  但她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那股黑色真炁突然开始吞噬周围的一切真炁了!

  不管是体内仅存的一丝青色真炁,还是被唤醒的那股磅礴的阴浊之炁,都在被那股强悍的黑色真炁吸收着,它就像一个巨大无底的黑洞,所有真炁都仿佛漩涡一般吸纳进去……

  看来霜修是要泡汤了,所有的炁全部被陆航吸走了,变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哪还有什么霜修啊,就等着被修理吧。

  那股黑色真炁根本没有经过关贞琳的同意,就强行把她所有的真炁都给吸走了,还谈个毛线的霜修呢!关贞琳扼腕轻叹,有些无可奈何地苦笑着……

  丧失所有功力,该说是因祸得福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