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五章

一家人饭店是一家环境优美、布局清新、情调高雅,适宜闲情逸致小聚餐,颇具浪漫色彩的饭店,出入者大都是三三两两,或挽臂搭肩、或携妻带子,让人倍感温馨和温情。

严力将车停好,来到大堂,在沙发上坐等魏标的到来,服务员端来一杯茶后就招待其他客人了,严力开始浏览手机,平阳吧、微信、微博、QQ、平阳公众号等几个界面来回切换,不时地回复着留言和评论,忙的有点应接不暇。

看来手机综合征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改变着人们的认知。手机,这个曾是无比遥远的黑色砖头,曾是被人当作奢侈品的身份象征,而今,早已成为比手表更为普通的东西,更成为人们的必需品甚至是特有商品。手机不仅是突破了传统的接听和短信的功能后,更成了老板招之即来的呼叫器,成了“锻炼”拇指的健身器,成了各色段子的中转站,成了游戏机,成了数码相机,成了掌上电脑,成了支配人们的神器,在我们的生活中,手机开始无所不能,并且无法摆脱。

手机越来越成为了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人们也越来越离不开手机,虽然手机给人们带来了很多的便利,但是也占用了人们大量的时间,特别是信息泛滥的今天。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只顾着低头玩手机,而忽视了身边最重要的人。人们只顾着手机聊微信,发朋友圈,而忽视了坐着人们身边的同学朋友亲人。是人们驾驭手机,还是人们被手机驾驭,每个人的心中肚明。

严力正聚精会神倾心于手机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和自己打招呼:“严主任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真的是很有缘分的。”

严力抬头一看,是平阳石源石材有限公司经理王福开正和其他三个人一起来到大堂,看来也是来吃午饭的,就赶紧站起来握住王福开伸过来的手问道:“王经理,最近可好啊?我和一个朋友吃个便饭,我在等他,你们也来吃饭吗?”

“我们几个业务伙伴一起商谈业务来着,过来中午吃个饭,没想到遇见严主任了。”王福开边说边向严力介绍他一起来的三位朋友。严力一一和他们握手寒暄,相互介绍完,王福开热情地邀请严力和他们一起吃饭,严力就推辞说是和朋友有事情要谈,不能和他们一起吃饭,并答应改日再相聚。王福开也就不再勉强,客套了几句后告辞,和他的朋友一起上楼去了。

就在王福开即将走到楼梯的时候,严力突然喊道:“王经理,刚想起来一个事情给你说一下,现在方便吗?”

王福开随即停步转回身点头微笑说:“方便、方便,严主任不要客气,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就是了,不要客气。”随后回头对他的三位朋友说让他们先上去喝茶,他随后上去。其他人就径自上楼,王福开来到严力身边坐下,恭敬地问严力有什么需要吩咐的。

严力关切的问道:“事情妥善处理好了吗?看你神情可比那天要光鲜多了,那天可是灰头灰脸的,哪有大老板的神采啊。”

“还是要多谢严主任的帮助和指点,要不我还不知道面对什么情况和后果呢,是你给我帮了大忙啊。”王福开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态度诚恳。

“怎么处理的呢?能让你这样安然化解危机,是用的什么办法?”严力追问道。

“首先,得益于你把帖子删除,消除了负面影响的蔓延,就等于是掐灭了导火索,另外就是你的指点提醒了我,我拿出一笔钱给袁娇并给她和孩子办理了出国的手续,不再回来。巧合的是她原本就是个孤儿,所以出国没有牵挂,并且也同意出国定居,随后我想尽千方百计安抚了老婆,取得了她的原谅。”王福开和一个熟人打过招呼后继续说道:“原来帖子还就是我老婆发的,她这是用破釜沉舟的办法逼迫袁娇,如果不是你的帮助和指点迷津,她差一点就和我反目成仇,那样我可就惨了。”王福开简略介绍完后,还是连连表示感谢。

“幸亏你把后院的火灭掉,如果不及时扑灭,燃烧起来,你可就损失大了。”严力补充道。

“就是啊,这个教训可得接受,以后可不能再犯了,严主任你还有什么吩咐吗?”王福开转而问道。

“不是吩咐,是有个事情看看你能不能帮忙,这个忙倒不是要你必须帮,如果你真有需求的时候就可以帮帮忙。”严力自己也感到说得语无伦次,有点让人不明所言,也自嘲的笑了起来。

王福开没听明白严力的意思,疑惑地看着严力,等着他的解释,严力笑了笑进一步解释道:“我就直说吧,我的一个侄女在华特购物中心上班,卖一款才男的男装品牌,销量一直不尽人意,各方面都很被动,老板对她抱怨不断,我想看看你或者是你的朋友那些大老板如果有这方面需求的话,希望你向她倾斜一下,帮帮她,这个不情之请,望你谅解。”严力说完,有点过意不去地看着王福开。

“严主任无需客气,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这点小事没问题,我会尽力去做的,只是我不知怎么联系你侄女。”王福开爽快地应承道。

严力就把丽梅的联系电话给了王福开,还叮嘱他不要为此刻意地去办,在公司有这方面需求的时候可以照顾一下,王福开诚心应承着互相告别,上楼去应酬他的朋友们,严力仍旧在等魏标的到来,大约过了有十分钟,魏标开车来到,下车急匆匆的进门,看到严力在等待,满怀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刚回律所就遇上一个刑案委托人要求刑事代理,耽误了一会,让你久等了,今天我请客,算是将错补过。”

“咱俩还计较谁请有意思吗?要不就老规矩,石头剪刀布,赢了的请。”严力一撇嘴,白了魏标一眼催促道:“房间我订好了,你赶紧点菜,要酒,我已经饿了。”

“怎么还要酒?你胆子肥了是吧,这两天查酒驾正狠着呢,我都代理了好几起酒驾的案子了,还是别要酒了。”魏标阻止道。

“没事,兄弟在一起吃饭,无酒不欢,谈事更是无酒不成,我早想好了,今天找代驾的,放心喝就是了。”严力劝说道。

“那好吧,就听你的,今天一醉方休,好长时间没体会到‘酒仙’的感觉了,今天再感受感受。”说罢两人就朝三楼的房间走去。

魏标点的菜是:糖醋鲤鱼、宫保鸡丁、毛血旺和京酱肉丝,还有四个时令凉菜,要了一瓶十八酒坊。两人坐下不久,菜就陆续上齐了,两人边吃边聊,话题集中在严立庆的案子上,严力首先提出了疑问:“这个案子的法定刑罚起步就是五年,我们到底能不能找出减轻或免于处罚的情节来呢?你对刑法掌握的全面,根据你的经验和法律知识,给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全盘托出来吧,不要再藏着掖着啦。”

魏标呷了一口酒,夹起一块鸡丁放在嘴里,边吃边慢条斯理地说:“这个案子嫖@宿幼女的事实,已经被坐实无法更改,唯一我们要抓住的点就是在行为的动机、目的是无意识的,在卖@淫@女的真实年龄上是不知情上,也就是说,紧紧抓住嫌疑人的确是在不知道被害人真实年龄,更不知道是幼女的情况下无主观意识的嫖@宿行为。被害人客观上属于幼女的这一情节,嫌疑人主观上是完全不知情的,这样最起码可以减轻处罚。”

“如此的话,那不是也要判至少五年嘛,这也太狠了吧,让人感到很难接受。”严力把筷子往桌子上猛地一放,愤愤不平的说。

“这就是法不容情,法律无情,情不越法,法律就是这么的冷冰冰。”魏标兀自地说,严力边听边低头思考着什么。

“法律是冷面的,人是有温情的。法律是由人操控着的,法律表现出的冷和热其实就是法权操作者传递出来的,所以我们还要从人的身上做文章,这个人就是法权代言人法官!”严力坚定地说,同时把目光盯向魏标,在征询他的意见。

魏标凝神听着严力的话,微微点头赞许道:“你说的很对,只要法庭,也就是法官认可了、彩信了我们的观点,我们就达到了目的。特别是这种模糊不清介乎两者之间的认定,法官的主观意识倾向就起到了主导作用,他们会用他们的认知和观点融合进法律之中,做出他们的主观断定,对此法律又没有明确的规定,这就给了法官自主认知上的裁量权,为案件的定性起主导作用,所以,判案很大程度上就是法官对案情的认知。”魏标从经验中如此地分析道。

严力手举酒杯抵在唇上,凝神听着魏标的话,而后举杯和魏标的酒杯一碰说道:“喝酒别光顾说话啦,干杯。”说完一饮而尽。

魏标也豪爽地喝干杯中酒,为了更直观的说明案情,举了一个他经手的嫖@宿幼女的案子:“开庭时,嫌疑人坚持承认当时不知道卖@淫@女是幼女,侦查阶段的供述中也有该供述,但最终判决书是这么评判和认定的:被害人身材1.55米,较为矮小,身材发育不很成熟,女性特征应该不十分明显,况且被告嫖宿时是在白天的房间内,光线明亮,观察清晰,一目了然,应该辨别出被害人尚未成年,因此对被告不知被害人尚属于幼女的辩解不予认定,结果被判七年有期徒刑。”

严力听了沉思了一会问道:“那么严立庆这个案子,我们应该立足哪个环节去辩护呢?”

“我们也要从被告不知被害人为幼女这个角度去辩解,我查阅卷宗的时候发现被害人身高在一米六二,严立庆供述中说,当时感觉很丰满。因为是在夜晚10:20分钟的房间里,灯光是彩灯,光线不清,无法看清被害人的全貌,而且他们四个人是各自在房间等候时,被害人自主进入的,不是提前的各自选好目标再一起进到房间发生关系的,所以就不存在提前熟悉卖@淫@女的问题。综合这三个方面,我们就坚持主张被告不知被害人为幼女的这个观点应该是符合情理的。”魏标信心满满地分析道。

看来魏标对案子是费了心思的,实际上,现在大部分的刑事代理律师由于代理的案子多,精力有限,加之平常各种应酬多,责任心不强,在案件辩护中基本上处于应付的状态,大都是阅阅卷、提审一下嫌疑人、浅显地找几个代理意见、写写辩护词、开完庭也就完成任务,对于案件最终判决结果和自己无直接利害关系,过了这个村,还有另一个店,所以他们很少对每个案子都潜心研究、深入分析、精心研判、倾心代理的。

严力对魏标的分析和观点是认同的,目前也只有这一条有利的路子可走,这其中还有一个需要面临的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如何同主审法官沟通好,达到协调一致,形成一个共同点,这可是最关键的环节,因此需要提前铺好路,免得半途而废功亏一篑。

严力必须把这个问题向魏标提出来,就问道:“主审法官是谁?如何同他建立好关系?我看这个问题只有依靠你去办了,你是老江湖了,路子熟,说句你不乐意听的,你们律师和法官那可是同流合污,互相依附,明斗暗合,互惠互利,这是业内人皆知的潜规则,当然不能一概而论,个别而已,哈哈哈。”严力不怀好意地窃笑道。

魏标不置可否的用手一指严力的额头:“这里面可也包括你啊,你也是那些个别的之一,哈哈。”边笑着边继续说道:“你揭露的这一现实我也承认的确普遍存在,只是现在随着八项规定和反腐力度的加大,最高法、司法部连续下文加强管理和治理,都很小心谨慎了,不过严立庆案子的主审法官田作运,这个人我比较了解,还是可以利用的,据我所知,有不少当事人的案子因他而受益。”

“那不就好说了吗?我过几天把硬货给你,你单独联系他想办法办成。”严力接过话来说道。“来来来,赶紧喝酒吃菜,我们只顾说话,菜还几乎未动筷。”

魏标接着解释道:“这个事情我不好出面,我和田作运关系不够铁,我怕办不到,怕使得其反,不过我可以推荐一个人,据业内人说,这个人依靠田作运办过几个令当事人很满意的案子,我们可以利用她。”

“那这个人是谁呀?赶快介绍一下,看看我认识不认识。”严力催促道。

“这个人就是小乡村酒店的老板杨曼娜,据说她是田作运的表妹,在社会上很有能量,很多案件当事人请田作运的时候,田作运必须去小乡村酒店,说是照顾他表妹的生意。”魏标介绍道。

“杨曼娜?我还真认识她,并为她办过举手之劳的小事,她真是田作运的表妹吗?还是假表妹后的情人?现在这种瞒天过海的伎俩可是很多的,官场更多。”严力有点不怀好意的问道。

“表妹还是情人,我们无法考究,你既然认识她,就看你如何调教她啦,小心别被她的美色诱惑了,呵呵。”魏标干了一杯酒后调侃道。

“我有拒腐防变的能力,那我就择日屈尊前往一探究竟吧。”不等严力说完魏标补充道:“据内部人士可靠消息,《法释九》快要颁布实施了,其中有一项改动就是取消嫖@宿幼女罪,将其并入强@奸罪,以强@奸幼@女罪从重处罚,如此一来可就有判十年以上的可能,所以务必让杨曼娜把我们主张的被告不知被害人为幼女的情节,让田作运认可,和我们的辩护达成一致。另外,还要尽快开庭审判,避开《法释九》的实施。”

“好的,我明白,我知道如何和杨曼娜沟通,现在的法官呀,越来越是一尊难以供奉的大神呐,法律给他们的权利越来越大了,他们在案件中的裁量权越来越大,而约束机制却相对落后,很可怕啊!”严力感慨道。

“是啊,我感同身受,很多感想郁闷在心里无法表达。我手机上还有别人转发的一首打油诗,形象地刻画了极个别法官的形象,很有意思,我发给你欣赏一下吧。”魏标看着严力在征求他的意见。

“欣赏欣赏长长见识也行,很多打油诗可都是老百姓对某些现象最真实的刻画和讽刺,你发吧。”严力随即拿出手机打开微信,魏标就把一首《个别法官画像》的打油诗发到了严力的手机上,严力接收后轻声念了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