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不正常的东京物语 > 第十二章 朋友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朋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是四月。

  但是寒风吹来仍然会让人缩一缩脖子。

  林原北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夜晚十二点。

  林原北前脚刚进门打开灯,似乎听见了他回来的动静,住在右边的浅草明香裹着一条毯子来到了林原北的家里。

  “林原君是这个时间才回来?”浅草明香问道。

  “刚才有点事出去了一趟。”林原北将分源笔摆放在桌子上:“怎么了吗?”

  他倒是瞟了一眼浅草明香,她裹着毯子,下面是睡衣。

  “是这样的,一个小时前,有一个男人来林原君家里找你。”浅草明香说道。

  “哦?什么样的男人?”林原北问道。

  “一个中年男人,开的是一辆英菲尼迪。”

  “哦,是石坚啊。”

  “他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可怕,身上有一股阴冷的气息,身上好像发生了可怕的事情。”浅草明香道。

  “接着说。”

  “他脸色很焦急,似乎找你有什么急事,一直敲你的门,我跟他交谈了几句,他嘴里念叨着什么来不及了,来不及了,然后就开车走了。”浅草明香眼中带着疑惑之色:“那个男人找你有什么事情?”

  林原北眼中闪过一抹精芒:“一件不适合你知道的事情,谢谢你了明香,快回家吧,时间也不早了。”

  “人小鬼大!”浅草明香打了个哈欠就往回走了。

  林原北发现自己的手机没有带在身上,放在客厅的,他拿起手机一看,一百多个未接电话。

  触目心惊!

  全是石坚打来的。

  他给石坚打电话。

  电话那头,石坚的声音没有林原北预料中的焦急害怕,反而是很轻松,微笑着说道:“林原法师,您好。”

  “我刚才不在家,你刚才来我这里有什么事情吗?”林原本说道。

  “哦,是这样的,刚才深雪有点异常,我有点害怕,就跑来找林原法师,不过我回家之后,她又没事情了。”石坚的声音透露着一抹轻松,这让林原北有些疑惑。

  “原来如此,明天我会来解决灵异事件,不用担心。”林原北说道。

  “好,明天我会来接林原法师的。”

  “嗯,那就这样。”林原北挂掉了电话。

  石坚的表现有些反常,古怪,他设了几个套,也没套出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情?

  明天就知道了。

  林原北没有用过多的精力时间去想这件事。

  十二点了,该洗漱上床睡觉了。

  躺在床上,林原北开始闭目休息。

  “哒!哒!哒!”

  林原北好像醒了,他清楚的听到家里面有脚步声响起。

  和昨晚的梦境一样?

  这是怎么一回事?

  “哒!哒!哒!”

  林原北睁开眼睛,缓缓起身。

  “嘎吱……”

  老旧的房间木门被缓缓推开,发出渗人的刺耳声音,露出一条缝隙。

  黑暗之中,有一只巨大的瞳孔在凝望着他,十分恐怖!

  他没有畏惧,而是下床,径直朝木门走去,然后抬起脚将门踹开。

  眼前出现的这一幕有些古怪。

  门被踹开之后,那个巨大瞳孔的怪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无穷无尽的玻璃屋。

  玻璃屋内,只有两个人,分别是石坚左藤,以及四叶深雪。

  他们两个人的表情有些奇怪。

  石坚脸上是诡异的笑容,而四叶深雪脸上则是恐惧。

  两个人各自站在一面镜子前。

  诡异的是,每一个玻璃屋内两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

  或呆滞、或绝望、或兴奋。

  唯一相同的点是,他们都站在一面镜子前。

  林原北往前一踏,却是发现自己撞在了玻璃上,不知何时,他的屋子也成了一个透明的玻璃屋,他被关在其中。

  他眉头一皱,自己这是在做梦,还是第六感得到了预感,又或者是,自己被某个邪恶的东西给盯上了。

  他能够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而眼前的景象,真实的可怕。

  温度、味道、触觉,和现实世界一模一样。

  就好像他一直就生活在这里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

  林原北一楼客厅在被摆放着的分源笔却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直冲林原北的房间之中。

  林原北眼前陡然一黑,失去意识。

  好似是过了无数个纪元般漫长,灵魂被拽入了深渊。

  又好似只过了一瞬间,他的灵魂突然被拉了出来。

  “唰!”

  他睁开眼睛,自己仍旧躺在自己的床上,房子也没有被变成玻璃屋,木门也没有露出缝隙,有巨大的眼睛盯着他。

  他起身,来到阳台变,黑暗在渐渐褪去,天边浮现出一抹鱼肚白。

  “看来我是被石坚家里面那个东西给缠上了啊。”

  林原北微笑着自言自语道。

  鬼怪为何常常对普通人下手,因为普通人身上有他们想要的。

  普通人是无法战胜鬼怪的,因为不是一个层次的生物。

  对修炼者来说,鬼怪是危险,也是挑战。

  想他在宋朝时期,斩杀了不知道多少妖魔鬼怪,手起剑落,便是一个。

  他看过历史,自宋朝之后,世界有关鬼神的东西就几乎消失不见,鲜有传闻。

  而大多数传闻都是人为制造的。

  而眼下,这种东西再次出现,也就说明一件事。

  既然他都已经苏醒了,这种东西再出现也不显得奇怪。

  山崩海啸在面前也不会变色的林原北,自然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鬼怪而乱了心境。

  既然天亮了,那就应该做早饭,做便当。

  他换上衣服洗漱,然后就下到了一楼,看见分源笔,他微笑着说道:“老朋友,昨天晚上谢谢你了。”

  做好便当,吃了早饭,林原北便是出门了。

  他忽然想到了朋友一词。

  最早的华夏人生活在黄河流域,很难见到贝壳。

  华夏人使用最早的货币就是贝壳。

  把几个贝壳串在一起,这叫一朋,也就是最早的单位。

  当你远方的好友来到家里时,你带上好友去下馆子吃饭,就要带上两串贝壳。

  说明你和他的关系很好。

  这便是朋友一词的来源。

  时至今日,兄弟、朋友这两个字变得越来越廉价,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越发漠然,更愿意喜欢网络的虚拟假象,林原北便不由想起自己那几个朋友。
sitemap